访学总结——疫情之下,特殊的访学经历

  • 张顶兰
  • 发布于 2020-07-06
  • 214

 

大三上学期考完期末的第二天,我们就收拾好行李踏上了访学的路。辗转了20多小时,到达了匹兹堡的机场。打车到公寓的路上,穿过一个隧道之后,司机叔叔突然说了一句Welcome to Pittsburgh!眼前一片开阔,我们的匹兹堡之旅就从这里开始了。

Warming up

完美地错过了orientation,只好趁上课前的周末去熟悉一下校园。最显眼的landmark便是CMU校门口那根“走上天”的杆杆,即Walk into the sky,据说是寓意着在CMU认真读书的话就可以一步步地往上走。我一直觉得这本身就是也一块很好看的雕塑,艺术感甚至高于它的自身寓意,也拍了很多不同时候的照片。

zwx 111  

Walk into the sky

校园里的其他建筑也很好看,例如端庄大气(夜里还会发光)的Hunt Library,外表气派(里面很容易迷路)的Gates,非常现代化甚至有一点点科技感(里面依旧很容易迷路)的Tepper,每个建筑风格不同但都很有艺术感。因为CMU在山区,地势不一样高,整个校园的设计也很有艺术感和层次感。哪怕已经走过很多次,每次看见这些仿佛艺术品的建筑都会在内心再次赞赏一番。

校园建筑

Studying (on campus)

CMU做为一个综合性大学,课程设置非常丰富,仅看course title或者description我就有很多想上的课。

我选的课大概都偏编程+应用,好几门课都需要用编程,例如需要python或者maple,这样可以将所学的知识用来解决实际的问题,这是和纯粹地学习理论不太一样的地方,个人还挺喜欢这种的,感觉一学期下来收获也挺大。

每个教授都很nice,上课的语速很友好基本都能听懂。教授们都有问必答,邮件必回,office hour哪怕只有我一个人,哪怕我问了一些愚蠢的问题他们都会耐心解答。

每个教授都有自己的风格。微观经济学的老师是个英国人,英式发音很好听,讲课自带英式幽默。运筹学的教授David,每次上课前都会提醒大家你们这次作业什么时候due记得交作业哦,等你们交完作业我就布置下次作业啦,防止你们没作业写太无聊~。我还是很喜欢这门课的,甚至以后回果壳之后还想选一些相关的课程,也觉得这是我收获很大的一门课。

CMU的数学系每周一三五还会有math club colloquiums,主要是请各个大学或者研究所的教授来做报告。我自从知道有这个活动之后就几乎每次都去,请来的教授有的很硬核讲到一半我就听不懂了,有的很接地气我居然能听懂大半,也算是有所收获。

Buddy

CMU是个据说“学习,社交和睡觉只能有时间完成其中两件事”的学校,我原以为这既然是所计算机强校那大家大概都和英剧IT狂人里的两个nerds一样天天沉迷代码无法自拔。没想到CMU的同学都很热衷于交朋友。就拿交换生和访学生来说,学校不仅安排了好多次有free pizza的晚会给大家用来交朋友,还给每人发了个CMU本校的buddy帮助访学生熟悉校园。例如我就分到一个来自迪拜的小姐姐,她是CMU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但是和室友一起在学校里开了舞蹈班,还热情邀请我去跳舞。我本是个重度社恐+肢体不协调者,但是我的buddy和舞蹈班的其他同学都很友好,我也逐渐融入他们。

交流活动

某次交流活动的照片

Covid-19 and online study

今年的访学太特别了。我以为我可以在学校快乐地度过四五个月,事实上我在学校呆的时间连两个月都没到。CMU在3.5就放春假了,而且学校宣布春假结束之后直接改上网课。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又悲又喜,喜的是这样确实可以有效防止感染,悲的是期待已久的访学居然改成了在家上网课。我也一度希望美国的情况可以好转我好去学校参加一年一度的春季嘉年华,可惜这个愿望也落空了。

其实网课也没什么不好,虽然没有去学校,但是教授们把每次的笔记和录像都上传了,个人觉得效率没有打折太多,时间也更自由了,偶尔睡过了还可以看录像。唯一的缺点就是有时网卡了于是教授的声音就会变成断断续续的电音,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同学们就毫不犹豫地在聊天框吐槽教授是bass boost。

卡

自从匹兹堡地区有确诊之后,我就不怎么敢出门了,每天就是写作业刷剧看看机票。买东西都是网购,下楼取快递都得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室友们四月底就回国了,而我由于疫情期间机票难买六月初才回国。这样,我就得独居一个月了。这真的是意料之外,我没想到访学期间得在国外独居一个月。白天是很自在,上上课写写作业做做饭,可以放开音量听歌,上网课也不用戴耳机了。但晚上就很害怕,担心有人敲门,担心有人破门而入,担心有人破窗而入...每次听到奇怪的响声我都怀疑是不是枪声,草木皆兵......现在想来实在有点好笑,这也算是一次非常独特的体验。

也正是因为疫情的时候在访学,以前的我只看看国内的新闻,现在也会看看国际的新闻,没有访学我可能也不会关心疫情期间的海外华人尤其是留学生们都是如何面对疫情的,可能也不会关心各国疫情的状况。可以说访学给我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去看这次疫情。

 雪景cmu wxz

 

雪景

 夜景

 

夜景

松鼠

无奖竞猜:图里有几只小松鼠?(Hint:有一只松鼠只露出了尾巴~)

总之这是一次特别的访学经历,虽然在校时间不足两个月,但这不妨碍我很喜欢CMU的校园,喜欢CMU的教授和同学们。遗憾肯定是有的,我会想念CMU的雪景,会想念匹兹堡的夜景,会想念Wean Hall楼下half and half的咖啡,会想念楼下追逐打闹的小松鼠,会惦记着我原本计划去而没去成的景区。如果以后有机会我还会来这里哒。

 

作者信息: 张文轩,2017级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本科生,于2020年春季学期赴卡内基梅隆大学交流访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