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国日记 | Day1 - Day3

  • 张顶兰
  • 发布于 2020-04-22
  • 353

前几天,方方日记的英文版迅速在海外出版,引发了热议。我看了一下这本书放在亚马逊上的梗概,着实是让人感到气愤。方方女士之前是送侄女前往新加坡,而我现在正好是从新加坡归国。我虽然不是“圆圆”,但我还是想把归国这几天的所见所闻记录于“归国日记”当中,向大家还原中国应对疫情和安置隔离的措施,以及我这14天的隔离生活。

 分隔符

 

NO.0 行前新加坡

新加坡的疫情爆发来得有些突然。

几个月前,朋友圈里“新加坡模式”还在被人疯狂转发。也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新加坡的单日确证病例增幅都保持在个位数甚至是“零增长”。而且当时国立大学的部分课程改成了在线授课,线下授课的课程也将人数限制在了50人以内。我们在国立大学的生活没有太大的改变,依旧是将餐食打包回宿舍,除了上课,我们也几乎不会出门。

但是从三月下旬开始,新加坡的疫情管理出现“失守”的态势,新增确诊病例单日增幅时常在四五十左右,加上当时其他国家归国航班一票难求。因此,我选择购买了一张4月13日飞往上海的机票。但由于有些课程的考试形式还未通知能否改成线上,加之担忧回来途中的安全,当时购买机票也仅仅是保险起见而已。

进入四月,新加坡的疫情愈发变得严重,单日新增病例经常100+。4月1日,新加坡累积确诊病例突破1k,4月10日,累积确证病例突破2k。(而到4月19日,累积确诊病例已突破6k)

虽然大多数的确诊病例都来自一个客工宿舍区(他们已经被集中隔离,限制外出),但是安全起见,我们回国的意愿不断地在增强。而之前唯一的顾虑---即国立大学有些课程还没决定考核方式,也因新加坡的全境停课,所有考试改为线上而被打消。

离开新加坡的早晨

离开新加坡那天早上的日出(原图,无滤镜)

 

NO.1 民以食为天

民以食为天



刚在隔离酒店进行完了一场测试其他小组代码的e-exam,结束后吃上了两个小时前发的午饭。恍惚间,我已经在这个酒店吃过6顿饭了。 废话不多说,先上这几天的菜谱:

菜谱

前六顿菜谱

餐费是一天65元,可以另外点外卖,但是由于酒店住的人多,为了不给工作人员添加额外的麻烦,我们基本还是吃的配送的饭。

 

隔离第一餐1

第一晚的晚餐

民以食为天



从新加坡飞回上海,这次的飞行时长大约是五个小时(09:30 - 14:30)。由于飞机上的环境相对密闭,因此,我们在飞机上都做好了必要的防护措施(带了口罩、护目镜和橡胶手套)。为了避免在飞行途中上洗手间,在前往机场前,我只吃了一个苹果,并且也没有过多的饮水。

 

前往机场的路程和顺利,由于现在新加坡政府实行“断路器”的措施,路上的车比较少,我们大约只用了20分钟,就从国立大学赶到了樟宜机场。现在大部分的航班都被取消了,机场里的人不多,在办理值机时,看到一些穿防护服的,还以为是工作人员,走进一看,原来也是一同回国的旅客。

机场

抵达樟宜机场出发大厅

看到大家如此爱惜自己的身体,都做好了这么严密的防护措施,我感到有些欣慰。如果人人都防护好了自己,病毒自然也不会轻易传播给他人。登机前,我还在跟ych聊,说 “现在飞机会不会准备飞机餐啊,如果准备了,估计也没有什么人吃吧,那不就浪费了么?

上飞机后,发现机上穿着防护服,甚至穿了鞋套的旅客真还不少,估计接近一半。然而,飞机起飞后,当空姐开始询问乘客是否需要飞机餐时,我俩震惊了:竟然有不少的人选择拿了飞机餐,而且他们中不少的人都是穿上了防护服,全副武装的人。


“民以食为天”,新航的飞机餐确实不错,红酒配冰淇淋也确实挺有魅力。但既然全副武装,又为何要百余人集体在密闭环境里进食呢?


后面看到他们拍了张全副武装的自拍我大概明白了什么。但真的,防疫不是在保护仪式感,也不是防护给朋友圈看的,最关键的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真的希望,我乘坐的这架航班,只是个例吧。

 

NO.2 温情、严格、效率

从飞机降落到抵达酒店,全程大概是4个小时(14:30 - 18:30)。

 

如果要用三个关键词来描述四个小时的话,那一定是:温情、严格和效率。

温情

一下飞机,进入浦东机场,映入眼帘的满满都是“欢迎回家”的标语(此处海关不允许拍照,因此没有留下照片)。机场的工作人员都身穿防化服,我不知道他们一天需要工作多长时间,但他们穿着如此厚重密闭的衣服,进行枯燥而危险的工作,一定非常辛苦。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他们大多数人说话的时候依旧非常的温柔。

当我们到达酒店后,身穿防化服的工作人员也过来询问我们的行李重不重,并主动帮我们来提行李。

厚重的防化服或许可以阻挡病毒,但有一种温情,是可以穿透这些防化服的。

严格

现在所有入境上海的旅客都需要进行非常严格的个人信息填写,在机场内也均  需要进行核酸检测和体温监测。

浦东机场的核酸检测包括了咽拭子和鼻拭子,检测不需要收取任何的费用。咽拭子是每位旅客均需要进行取样,而鼻拭子应该是抽查(我没有做鼻拭子但我同学被抽到了)。经亲测,核酸检测的确会本能的搞到生理不适,需要忍忍,才能让自己不吐出来。

效率

从降落到抵达酒店,虽然全程用了4个小时,但是整个过程的效率确实非常的高。用时长也仅仅是因为整个的流程比较多,在机场是没有过多排队等候的感觉的。

这一切让我有些似曾相识,我在新加坡办理学生签证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感觉。温情、严格、效率并不是三个彼此矛盾的存在,优秀的管理永远能同时兼顾这三者。

虽然疫情是不幸的,但是我还是很庆幸能在这场灾难中,看到我国特别优秀的一面。我也希望,今后全国的各级管理机构都能做好这三点!

 

NO.3 隔离生活

最后再简单记录一下我这天在隔离酒店的生活感受吧。

上海现在统一隔离的酒店,每晚的价格大约在200-400元(需自费)。具体住在那一个类型和价位的酒店自己不能选择,接机的车辆送到哪里,最后就在哪一家隔离。但相比于其他城市回国留学生反应的房间脏乱差,据我现在了解的情况来看,上海在选择酒店这一点上,做的还是比较不错的。

我住的酒店每晚的价格是400元(不包括之前提到的65元的餐费),这家酒店我在携程上查的价格是405元。所以说隔离酒店既不会过高的收取费用,也不会有政府的补贴。

这几天的居住体验也还是不错的:房间内的床很大、配备了4K电视,卫生间很干净也配备了智能马桶。最关键的是,酒店的WIFI也不错(这点对于回国还需要进行线上考试的我们来说很重要!)。关于酒店的评价就差不多到这里吧,再说下去可能有打广告的嫌疑了。

隔离需要14天的时间,有很多的朋友都关心我会不会这十几天里耐不住寂寞,感到无聊。其实我这几天的感觉还好啦,可能是因为之前在国立大学,除了每天下楼打包饭,我基本也是宅在宿舍。

另外,这14天里我还要经历好几场考试和ddl,可能也没有什么特别多的时间放空自己。

网课1 

躺在床上用这台4K电视上网课貌似也不错呢哈哈哈

 

这14天一定会很快的过去,朋友们等我回来隔离一起玩!

 

 

 作者: 蔡润泽,2017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本科生,于2020年春季学期赴新加坡国立大学进行交流访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