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H访学小记

  • 张顶兰
  • 发布于 2019-11-04
  • 71

作者:金白西           

       在瑞典交换这半年,大抵是我人生中最丰富的时光。这并不是因为我的经历一帆风顺,相反的,正是这样起起落落的生活才是人生的真实写照。

学习生活

       和国内的教育相比,KTH的教育模式完全不同。从语言方面来讲,本科生必须具备瑞典语基础,而只有研究生的课程提供英语教学。从选课开始,就数学专业而言,学校所提供的所有课程都是偏应用方向的。并且,在开学前我们还可以自行申请替换所选课程。当时,对应专业的教学主任都主动联系了我们,大家一起沟通所具备的课程基础知识,并探讨我们是否能胜任所选的课程。由于我在国内就已经有一定的机器学习基础,所以当时就直接向教学主任提出申请,把machine learning替换为applied linear optimization。 KTH的课程由lecture 和exercise组成,对应国科大的主课和习题课。一般每门课在整个学期内都有两次project,包括代码和报告,以及一次presentation。所有的工作由两人或三人小组共同完成,而project的完成质量可以为期末考试争取bonus,也可能会直接计算进入学期总分。对于有些课程,期末的考核也可能用一次大型的project代替,总时长持续半个学期。

       由于KTH课程的应用性很强,project的内容基本都与实际生活有关。而解决问题所用到的不仅是lecture中所学到的理论知识点,也需要了解一定的编程基础。相比瑞典的同学们在本科阶段就已经对各种环境下的编程十分熟悉,对我而言这一点基本靠自学。除此之外,写报告也是我们必须克服的难关。从实验结果具体化到全英文讲述,再到latex排版,每一步都很艰难,但也带来了很大的成就感。再加上组员们的理解和帮助,这段日子回想起来也很充实。

      

课外活动

       自由、包容、创新,这是瑞典的标签。这些观念不仅体现在瑞典人点点滴滴的生活习惯中,也渗透到了一所大学的每个角落。在KTH,有很多学生组织都致力于宣传平等、环保这类理念。为此,他们在一个学期中举办了equality week, innovation week 和 green week.在每天的讲座里,来自瑞典的几大公司Spotify, Ikea, H&M 等等的项目主管或者部门经理讲述了他们的个人经历,以及追求平等过程中所应运而生的企业文化。例如在Spotify的瑞典总部,处处都是”Speak English”的标语,这是为了照顾那些不会讲瑞典语的员工,所以即使在瑞典人占据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大家也以英语作为日常交流的语言。同样的,在green week中,他们请到了一些环保产业的知名人士,向听众介绍如何利用垃圾产生资源,进而发展可循环的经济模式。

       另外,在平时也有一些社团和协会组织类似的活动。在我所加入的malvina女性社团中,基本上每两周大家都会因为一个主题聚在一起进行交流。活动的地点经常定在与malvina有合作的几家公司,也是一次与企业深入交流的机会。遗憾的是,大多数活动都是用瑞典语组织的,只有少数用英语。图2中我所参加的那次活动在瑞典埃森哲公司总部举行,主题为”Team psychology with Accenture”,但是过程一点也不枯燥。活动从一个小游戏引入——“在十分钟内,经过三人小组的讨论,如何用几根意大利面,一根绳子和一段胶带合作搭建一个最高的塔?并且将一块棉花糖放上去后能保持稳定”。在这个小合作过后,埃森哲的几位女性主管才给我们分享了她们团队合作中所出现的问题和对成员心理的把控。

       kth所组织的很多活动都有一个mingle环节,其实就是大家聚在一起聊天。国际学生们一起抱怨瑞典的糟糕天气,聊一聊各自的专业和兴趣爱好,还有很多热情的同学对中国抱有浓厚的兴趣,关于我们的食物、气候和文化……在这些活动中,我们可以认识到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还有一些华人同学,并和他们建立起后续的联系。总之,这个表达自己、倾听他人的过程在寒冷的冬夜可以温暖一个人的内心。

       公交上,推婴儿车的乘客可以免票;生活中,爸爸和妈妈可以选择一起休产假;考试后,学生可以对自己的分数提出质疑和申诉;……许许多多的细节体现着瑞典的自由与平等,也深深地影响了我的价值观。

Figure 1

Figure 1 panel discussion in green week

Figure2

Figure 2 Team psychology with Accenture

 

总结

       以上都是我的记忆中,对访学生活最美好的描述。然而事实可能远不止此。我的生活有很糟糕的另一面:在国外地铁站被抢手机,在第二天有飞机的情况下把自己反锁在门外并且拿不到备用钥匙,还有承受的各种学业压力和与同伴交流过程中的分歧。在那些绝望又无助的瞬间,远离家乡的我也只能默默地扛过。但我不喜欢往后看,讨厌那些后悔充斥我的大脑。人生本就是一道接一道的选择题,去幻想走上另一条道路的那样一个“我”毫无意义。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做好当下的自己,接受降临在我身上的挫折与不幸,然后勇敢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昂着头迎接下一次挑战。

       刘瑜在《送你一颗子弹》中说的一段话我很喜欢:我想自己终究是幸运的,不仅仅因为那些外在的所得,而且因为我还挺结实的。总是被打得七零八落,但总还能在上帝他老人家数到“九”之前重新站起来,再看到眼前那个大海时,还是一样兴奋,欢天喜地地跳进去。在辽阔的世界面前,一个人有多谦卑,他就会有多快乐。因为这种幸运,我原谅自己经受的挫折、孤单、原谅自己的敏感、焦虑和神经质,因为他把世界上最美好的品质给了我: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Figure 3

Figure 3 KTH

作者信息: 金百西,2016级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本科生,2019年春季学期赴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交流访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