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中国科学院大学
本科部
联系人: 张老师;余老师
电话:88256280;88256931
电子邮箱: bkb@ucas.ac.cn
邮寄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玉泉路19号(甲)
邮编:100049

 

【人文讲座】刘后滨:盛唐气象与中国梦的底色

2018年6月13日晚七点整,艺术与人文修养系列讲座第78讲在中国科学院大学玉泉路校区阶一6开讲。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美国哈佛燕京学社前访问学者刘后滨教授描绘了“盛唐气象与中国梦的底色”。

历史与现在并不遥远。为什么把中国梦与唐朝联系在一起?中国梦是一个民族复兴的梦,复兴其实是以历史为目标的。那么我们应该梦回何时?回到哪个状态?我们为什么不说回到康乾盛世?因为当时有文字狱,没有人愿意回到不能说话的盛世。明朝?有东厂、西厂、锦衣卫。那么元朝?元朝分四等人。或是宋朝?偏安一隅,不想北上,太过安逸,财政上也积贫积弱。

刘老师总结,不是宋朝太弱,是敌人太强,元朝横扫亚欧大陆,没有哪个国家能抵抗元朝二十年,除了宋朝。所以,我们不是要回到唐朝的某个什么时候,而是要回到唐朝的那种综合状态。

唐朝做过一个黄粱梦,成群结队出现过一批追梦的人。那批人很狂傲,可以在现实中蹉跎,但他就是那么狂,那么傲。这就是盛唐,是这个时代的气象。

沈既济作文《枕中书》,除了人名都是真的,他写的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一批人。卢生黄粱一梦:“娶清河崔氏女,举进士,登甲科,应制举,为制诰。”“出典同州,寻转陕州。迁汴州、岭南道采访使,入京为京兆尹。”“中书令,燕国公。”这大致就是当时人的梦想。

刘老师介绍,薛收是唐太宗最喜欢的谋士,太宗甚至对其子薛元超说,如果你爹晚死几年,我一定让他做我的第一位中书令。薛元超受门荫,做到中书令时对子孙说:“吾不才,富贵过分,然平生有三恨:始不以进士擢第,不得娶五姓女(崔卢李郑王),不得修国史。”可见当时人的最高理想。

初唐四杰“王杨卢骆”中杨炯说:“吾愧在卢前,耻于王后。”李敬玄认为这四个人一定会显达,但裴行俭说,“士之致远者,当先器识而后才艺。勃等虽有才华,而浮躁浅露,岂享爵禄之器也。”继而勃渡海堕水,炯终于盈川令,照邻恶疾不愈,赴水死(据说就死在孙思邈身边),宾王反诛。但是刘老师认为这取自《资治通鉴》,唐人写可能又是另一番风味。而且无论他们人生如何坎坷,这都不影响他们喊出唐朝的最强音。无论是王勃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杨炯的“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还是卢照邻的“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骆宾王的“不求生入塞,唯当死报君”,这些代表了时代精神的诗句,出自命运蹉跎、官场坎坷的诗人笔下,不正说明那个时代整体上还给人以广阔的上升空间吗?

因此,盛唐时代文化的魅力,可以概括为:艳丽明快的色彩,生动自然的情调,博大恢宏的气势,雍容华贵的风度,昂扬坚定的进取精神,兼容并蓄的开放性格。这种魅力,表现在政治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我们的民族曾有这样的一个时代,可以让年轻人对未知的未来抱以无限期待。或许这才是盛唐气象最本质的特征。

开元盛世是唐朝建立100年后,研究各个历史足够久的朝代,当一个王朝能在建立60-70年突破一个瓶颈的话,那么在100年的时候一定会鼎盛。中华人民共和国到如今建国六十余载,我们也一定能完成两个一百年的目标。(文/黄姹 图/赵然 作者系国科大记者团成员)

刘老师为学生作讲座

主讲人介绍:

刘后滨,江西吉水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曾任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美国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代表作有《唐代中书门下体制研究》《唐代选官政务研究》等,讲授课程主要有中国古代史通论、唐诗与唐史、《资治通鉴》选讲等,曾获北京市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北京市优秀教学成果奖等。

延伸阅读:

“艺术与人文修养系列讲座”创办于2014年9月,是中国科学院大学为培育本科生人文素养、家国情怀而设置的公共必修课程,包括文学艺术、历史哲学、科学文化三个专题。讲座邀请北京地区具有知名度和影响力、在艺术或人文领域有造诣的专家学者做主讲人,致力于国科大本科生艺术与人文修养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