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说,你不能逃避

  • 张顶兰
  • 发布于 2017-06-13
  • 1954

                                                                                                                                             作者:杜欣泽 

窗外,湛蓝的天幕上云卷云舒,阳光明艳却不炙热,高大的棕榈树和繁茂的灌木在风中沙沙作响。根据中国科学院大学“本科生境外学习交流计划”,我刚刚结束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为期四个月的访学生活,回到祖国。回首这段短暂而又漫长的时光,各般境遇恰如新加坡的热带气候一般,时而天朗气清,时而阴云密布,时而风雨大作。终于,在一个周末的午后,我静静地坐在书桌前,理一理心中的万千思绪。

午后静谧的校园

还记得飞机刚刚降落在新加坡樟宜机场,馥郁的香气,裹挟着这个岛国的热情和活力扑面而来。乘着计程车在环岛公路上疾驰,甚至道路两旁的花花草草也在欢迎着你的到来。司机亦是与北京的一样,和善而健谈,一路上从我们的专业聊到了他自己的家庭,还津津乐道地向我们介绍说:“这辆车是纯电动的,中国品牌的!”顺利到达宿舍,满心欢喜地期待着一段崭新生活的到来。

然而,新生活的开始并不是一帆风顺,天空中难免会有阴翳。第一天上课,我整个人就彻底懵掉了。听着周围有些奇怪的“新加坡式”英语口音,面对着课件中密密麻麻又生僻的英文专业名词,我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讲课的节奏。当老师要求同学们三五成群地讨论时,我才发现自己说一句英文都要花几秒钟打腹稿的口语是如此的糟糕。自己曾有过思想准备,刚到这里,交流方面肯定会有些困难。可没料到,实际情况会是如此的让人尴尬。自那之后,我渐渐地对上课有了一种恐惧,每次都是独自一个人坐在最后的角落里,默默地看课件。甚至有时候还会想逃课,因为实在不愿再去经历与别人交流时“无言以对” 的尴尬,更不愿去面对课堂上别人热火朝天地讨论时,自己一人在角落里的孤独无助。

小班制的tutorial

就这样,期中考临近了,我告诫自己不能给自己、更不能给学校抹黑,决心好好复习。然而,或许是因为饮食不习惯,再加上肠胃本来就比较虚弱吧,竟然又患上了胃病。看了医生之后,饮食上得十分注意,只好自己在厨房煮些清淡的食物。对于从没下过厨房的我,一开始的几天自然又是一团糟。如果这些都还能咬咬牙挺过去的话,真正给我当头一棒的,却是那份满分50分而我只考了9分的试卷。

数百人共同进行期末考试

那天下课回到宿舍,我似乎再也不敢拉开书包的拉链,不敢再看考卷封面上那个刺眼的红色数字。生活如一团乱麻,暗夜之中的我处处碰壁,动弹不得。

一瞬间,我想家了,想念家乡的粗茶淡饭,想念父母的唠唠叨叨,想念同学的并肩同行。拨通了爸爸的电话,那一声“喂”,熟悉却又略显苍老,飘洋过海而来的一瞬间,我竟忍不住热泪盈眶。“爸,我要回家,调整一下心情。”我说。片刻后,手机那头透过来了熟悉亲切的乡音,“咋啦?”那是妈妈。听完了我的哭诉,爸爸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不能回家!回来干嘛?你这是想调整?根本就是逃避!遇到事情就想回家!?你也不小了,照顾好身体,遇事要想办法自己解决,没有其他事情就这样吧……”我愣了,从小到大都没有被批评过的我,没想到这次,父亲竟然会如此严厉。

眺望新加坡西海岸

地处赤道边的新加坡,傍晚时常常会有一场大雨不期而至。逃避?逃避!父亲的话一直在我脑海中回响。从小到大,家都是最温暖的地方,可这次回家为何变成了逃避?

曾记得,小时候在巷子里遇到恶犬,我必定会扭头往家跑,房子就是家,进了门就不怕了。上了大学,成了游子,每次放假,下了火车踏上故乡的那方土地,就感觉到家了。而如今呢,身在国外,想必要是现在我能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心里就能踏实和兴奋许多了吧。

从一个乳臭未干的孩童到风华正茂的青年再到饱经沧桑的老人,家一直都是人们最温馨的港湾。然而,另一方面,我们起初在家中寻求庇护,然后自己能够直面生活的各种挑战,再到最后为我们的家承担一些责任,这才是真正的成长。而作为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更应该有“四海为家”这样的豪气呀。此时此刻,我仿佛对于青年毛泽东给父亲留下的那句诗有了更深的体悟:“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我也总算清醒地意识到,成年绝不是18岁那么简单,今天在这异国他乡,我才是真正地长大成人。

校园内葱郁的植物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那天下午之后,我的口语依然糟糕,我依然需要很费力地学习课程,然而,我不再逃避。当我尝试着参加周围同学的课堂讨论时,本地的同学总是会耐心地聆听;当我在朋友圈吐槽时,下面满满的都是朋友们的留言:“加油”“挺住”;当我有事情要办和学校的师长邮件联系时,他们无一不关切地询问我最近的生活学习情况。我也总算明白,再大的困难,也要试着去面对,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糟。

窗外的天空风起云涌,阴晴更迭,时不时会有两三只不知名的黄喙黑鸟喳喳地飞过。如此大好时光,自然要关上电脑,出去走走了。任由阳光抚过肌肤,任由海风吻湿脸颊。再也不去担忧会有热带的骤雨,任你穿林打叶,我自吟啸徐行。

杜欣泽,2014级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本科生,毕业于河南省温县第一高级中学,2014年以统考方式考入国科大。学业导师为中科院化学所曹安民研究员(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他所在的1409班科学家班主任为陈运法研究员(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党委书记),青年班主任为材料学院张艳萍老师。